最近幾個發生在年輕世代身上的事件,讓人不禁懷疑,「教養」二字是否已經遭到年輕族群鄙視,因而逐漸消失?4位大學生到日本旅遊,將某溫泉旅館的紙門當戳戳樂,肆意破壞,毀損到不堪入目的地步,讓旅館主人看了不禁痛哭失聲。if (typeof(ONEAD) !== "undefined"){ONEAD.cmd = ONEAD.cmd || [];ONEAD.cmd.push(function(){ONEAD_slot('div-inread-ad', 'inread');});} 另有一位外校女大生陪男友上課,低頭滑手機,被教授阻止,竟對該教授咆哮並丟擲水瓶。前者那幾位大學生,飽受台灣人指責為沒有教養、丟台灣人臉,必須向日本旅館主人道歉賠償。後者那位向教授丟擲水瓶的女大生,則被輿論譏為沒有教養,且遭到教授控告起訴、校方進行調查處分。這兩件事,讓人聯想到太陽花學運領袖之一的陳為廷。成就他英雄地位的兩件大事:一是在會場上公然厲聲要求當時的教育部長蔣偉寧,必須向學生認錯道歉;二是在抗爭場合公然羞辱縣長劉政鴻,對他丟鞋子正中頭部。與前幾位大學生不同的是:他非但沒被輿論指責為缺乏教養,反成為對抗權威的英雄,受到部分政客、學者、教授、同學們的齊聲喝采。這就讓人十分不解。按照這個邏輯,難道那位對教授丟水瓶的女大生,如果也學陳為廷丟鞋子,是否就成為對抗權威的英雄?難道那幾位大學生在日本大肆破壞後,在紙門上噴上「打倒日本軍國主義」紅漆,就成為抗日英雄,而不是丟台灣人臉的爛仔?曾在2004年代表教育界於總統候選人辯論會中向候選人提問有關教養問題的黃崑巖教授,在他所著的《談教養》一書中,闡明「教養」二字的定義是:「對別人的感受有所尊重、知道如何節制自己」。然而,台灣社會對同樣屬於年輕人缺乏教養的表現,卻有不同的反應。被捧為學運領袖的陳為廷,完全不把別人感受當回事,也不知道如何節制自己,缺乏黃教授所說的「教養」,卻未受到社會人士的譴責。反而有許多學者教授(如清大教授彭明輝),將之塑造成「無法忍受壓迫與不平等,不為經濟犧牲正義」的英雄人物,還盛讚他父母「開明的教養」,讓他懂得「不要只講理而沒有規訓、只知道要尊重別人而讓自己壓抑、委屈」。他還為陳為廷等叫屈,說他們並沒有錯,錯在大人們「看不懂太陽花世代」。有許多外國觀光客到台灣旅遊,對台灣人普遍表現出良好教養的現象,印象深刻。這個有教養的社會,來之不易,那是以儒家文化為底蘊,加上長年的家庭、學校等施以人格教育,所累積下來的成果;誠於中而形于外,表現出來的就是克己復禮、互相尊重。就如同《談教養》書內所說:人類屬於社會性動物,如何維持一個和諧的社會,依靠的就是教養;一旦成了社會的邊緣人,就無教養可談。所以了解如何在社會中與人相處,正是教養的起點。如果依照這個準則,當一個年輕人不懂得尊重別人感受,無法節制自己的行為,恣意為所欲為,自然成為沒有教養的社會邊緣人。因此,在一個追求文明民主、崇尚法治的社會,無論是拿反抗壓迫或追求社會正義為藉口,都無法美化沒有教養的惡行!前東吳大學校長劉源俊,曾嚴詞批評台灣教育界已經病入膏肓:「無恥教授要名、要錢,但不要臉;不肖學生看臉、看勢,但不看書」,在如此病態的教育氛圍下,如何能教出把教養當回事的學生?更可惡的是,一群無恥政客還把那些沒有教養的年輕人當寶,百般拉攏,還不斷合理化他們失控行為,只為了自私的選票考量。我們可以斷言,這群不把教養當回事的年輕人,未來如果進入社會或政府做事,極可能成為一群獨裁、自私、絕不認錯、缺乏自省能力的怪物,恐怕會對未來的台灣社會,造成不可逆轉的危害。(作者為科技業顧問、專欄作家)

jrjl9tx53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